Welcome to Our Website

独家 瓦格纳家族“权力的游戏”比《指环》还精彩

(以下简称《指环》)在拜罗伊特全本上演,欧洲各界名流悉数到场,恭逢其盛。在音乐史上,这部作品是19世纪德国歌剧史上的巅峰之作,瓦格纳花费了26年创作这部歌剧,可谓是呕心沥血,他对每一段音乐、每一个角色、每一幕场景都苛求完美。

在当时,没有一个演出场所能满足上演《指环》的要求,于是为了完美地呈现这部作品,瓦格纳四处筹措资金,亲自设计并建造了拜罗伊特节日剧院。直到今天,这个当初为《指环》而建的剧院已成为全世界乐迷心中向往的圣地,剧院中下沉式的乐池也奠定了后来20世纪剧场的基本风格。

5月22日是瓦格纳诞辰纪念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们重新整理了一篇德国科隆歌剧院院长乌韦·埃里克·劳芬伯格(Uwe Eric Laufenberg)关于《指环》的讲座内容,他讲述了《指环》版本的演变经历以及瓦格纳家族的故事。

2010年他曾带领德国科隆歌剧院在上海演出新制作的《指环》,两轮演出“吸引观众12000人次,平均上座率93.8%”,在当时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瓦格纳对《指环》的首演并不满意,因为手绘布景所呈现出的舞台效果并不能达到他的要求,与此同时,他为这部剧目花费了大量资金,已经到了濒临破产的地步。在这种情况下,他开始为了生计到各地指挥,同时写写小作品。直到他去世,《指环》都没有第二次在拜罗伊特上演的机会。在瓦格纳过世之后,他的遗孀柯西玛下定决心要把瓦格纳在拜罗伊特的传统坚持下去。在她的努力与运营下,瓦格纳的十部歌剧作品都成功在拜罗伊特节日剧院上演。然而,柯西玛本人非常推崇瓦格纳首演时的原版《指环》,但这个版本并没有让瓦格纳满意。因为柯西玛的坚持与固执,直到1930年代,拜罗伊特上演的《指环》仍然是首演时的版本。过时的布局显得幼稚而可笑,已经脱离了时代。

在二战后,瓦格纳的两个孙子维兰德·瓦格纳与沃尔夫冈·瓦格纳接管了拜罗伊特节日剧院。维兰德·瓦格纳推出了新版瓦格纳《指环》,他把《指环》改得特别抽象,抽离了所有与年代有关的背景,如去掉了一切反映战争、废墟和历史的细节,就像古希腊戏剧一样,观众无以言述这个剧到底发生在什么年代里。他在台上仅用灯光与大布景,以及演员的语言来表现这部作品。这个版本一经公演,即遭到唾弃,观众嘘声不断。但是维兰德坚持让这个版本演了好几年,直至多年后被全世界接受。不光在德国,全世界的剧院也开始用他的模式来诠释瓦格纳。在维兰德领导拜罗伊特的时期里,所上演的瓦格纳作品都是很抽象的、古典派的,像古希腊戏剧的版本。

1966年维兰德·瓦格纳去世,沃尔夫冈·瓦格纳开始独掌拜罗伊特的大权。1976年,《指环》首演一百周年之际,沃尔夫冈决定重新推出一部《指环》,最终选定了电影导演帕特里斯·夏侯(Patrice Chereau)。夏侯版本的《指环》以瓦格纳生活的时代为背景,所有的布景、设计都非常真实,让观众一下子就回到了瓦格纳创作这部作品的年代。然而,这版《指环》在上演的时候,与观众想象中的《指环》相距甚远,全场又是嘘声一片。但是过了几年之后,观众又接受了夏侯的这个版本。在之后的 2O年内,全世界所有的《指环》版本都与夏侯的制作类似,完全抛弃了维兰德抽象的《指环》。到了1980年代,历史上已经有了三版《指环》,一个是瓦格纳的原版,一个是维兰德的古希腊戏剧版,另一个则是夏侯的现实版。

如今,很多剧院在重排《指环》的时候,也重新对剧目的时代背景进行了考量。比如德国科隆歌剧院的版本是把抽象的《指环》和现实的《指环》结合在一起,其中采用了很多现实细节,舞台非常有真实感,同时通过色彩和光线保留了抽象和神话,这是在之前《指环》的基础上又推出的新制作。

瓦格纳家族几代人的经历,几乎像《指环》里的故事一样曲折,家族成员对拜罗伊特的领导权之争更是家庭恩怨的焦点。

瓦格纳和第二任妻子柯西玛生育了两个女儿,一个儿子。他们的第一个女儿伊索尔德,名义上却是柯西玛前夫彪罗的孩子。由于柯西玛的坚持,瓦格纳所有的遗产全都给了儿子齐格弗里德,两个女儿什么都没有得到。儿子齐格弗里德得到了拜罗伊特节日剧院和瓦格纳家族的所有财产,两个女儿伊索尔德和伊娃只得到了一份很微薄仅能维持生活的津贴。与此同时,伊索尔德一直不被瓦格纳家族承认,她对此一直耿耿于怀,并将瓦格纳家族告上法庭。柯西玛在法庭上坚持伊索尔德是彪罗的孩子,所以伊索尔德一辈子都没有得到瓦格纳家族的承认。母女俩自从此老死不相往来,齐格弗里德也和这个姐姐永远断绝了关系。

齐格弗里德并没有像瓦格纳期望的那样成为一个真正的“英雄”,他执导的歌剧在当时不受好评,并且都是非常小的制作,完全不能与瓦格纳的作品相提并论。当时有一个谣言说齐格弗里德是同性恋(如今也已被证实是事实),柯西玛要求儿子齐格弗里德必须娶妻生子。于是,齐格弗里德与年轻的英国姑娘维尼弗莱德成婚,生了四个孩子, 分别是维兰德(Wieland)、弗里德林德(Friedlinde)、沃尔夫冈 (Wolfgang)和韦雷纳(Verena)。

1930年,柯西玛和齐格弗里德相继去世,维尼弗莱德便独自继承了拜罗伊特和瓦格纳家族的财产。维尼弗莱德曾经与希特勒走得非常近。当时,希特勒年年都到拜罗伊特看演出,其间就住在维尼弗莱德的家里。在希特勒5O岁生日时,维尼弗莱德送给了希特勒一份瓦格纳的手稿,但这部作品在二战时就流失了。后来,瓦格纳的作品被希特勒扭曲并利用了。在希特勒执政期间,瓦格纳比较有人文思想的作品,比如《帕西法尔》从来不允许被上演,并且《指环》在战争期间,也从未在德国上演。在二战结束后,希特勒像《指环》里所描述的一样,把整个世界都毁灭了,欧洲变成了一片废墟,这其实就是瓦格纳在《众神的黄昏》这幕戏里展示的情景。希特勒曾经在1938、1939年亲自看过《指环》,但是谁也没想到希特勒最终会把戏里的场景完全变成了欧洲的悲惨现实。

在二战后,维尼弗莱德被剥夺了领导拜罗伊特的权力。她的女儿弗里德林德是反纳粹组织的成员,《指环》里父母和子女间互相残杀的情景在现实上演,维尼弗莱德曾对这个女儿说“你要是再反对我们纳粹党,我们就把你杀掉。”维尼弗莱德下台后,弗里德林德本有机会继承拜罗伊特,但她的兄弟维兰德和沃尔夫冈联手挤走了弗里德林德,拜罗伊特剧院也落入了这两人的手里。

维兰德和沃尔夫冈这两个兄弟之间也有矛盾,维兰德是个很有想象力和才华的导演,沃尔夫冈也想当导演,但他能力有限,只会抄袭哥哥的想法。而沃尔夫冈善于理财,兄弟优势互补,顺利接手和运营剧院。后来维兰德在1966年去世,沃尔夫冈开始独掌拜罗伊特的大权。当维兰德死了以后,他的孩子没有分到任何财产,还必须离开拜罗伊特。这就像德国以前的公爵制度,在公爵死后,他的孩子必须离开他的领地。

在1976年《指环》百年演出的时候,沃尔夫冈爱上了拜罗伊特音乐节的一个秘书,于是离开了跟他生活多年的妻子,之后他和秘书有了一个孩子,取名为卡塔琳娜。而他和前妻的两个孩子都不愿意再跟沃尔夫冈说话。家族恩怨延续到了这一代人。后来,沃尔夫冈把整个拜罗伊特卖给了当时的联邦政府,他作为基金会的主席,继续管理拜罗伊特节日剧院和音乐节。沃尔夫冈花了很多心血培养与第二任妻子生的女儿卡塔琳娜,希望她将来能挑起拜罗伊特的大任,但是前妻的两个女儿非常反对。于是,为了不让哥哥维兰德的孩子来继承拜罗伊特,他就让前妻的一个女儿与现任妻子的女儿卡塔琳娜共同管理拜罗伊特基金会(2009年至2015年)。2015年,卡塔琳娜开始独自管理拜罗伊特基金会和运营音乐节。

《指环》的故事情节来源于北欧神话和日耳曼英雄传说,对于雄心勃勃的瓦格纳而言,他想做的是一部具有开创性的作品。《指环》除了在剧目时长上堪称之最,瓦格纳还大胆地取消传统歌剧的“分曲结构”,歌者的声部始终与管弦乐的织体紧密结合在一起,没有明显的段落中止;同时他通过数目庞大的主导动机来塑造剧中的诸多角色,暗示角色的情绪心理等。《指环》中对剧中角色命运的探讨也是现实的一个映照,瓦格纳作品中的那些哲学意义至今仍不断地在现实生活中重复上演,就像瓦格纳家族的故事,充满了斗争和背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