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Our Website

一半火焰一半海水新疆足球何去何从?

【文眼】由于经济不够发达、职业球队生存堪忧,新疆足球只得走“夯实自身青训基础+供血内地职业俱乐部”的发展道路,随着天山雪豹队退出联赛舞台,没有了本土职业球队作为根基,他们又能够走多远呢?

中国足球在新一轮的反赌扫黑中变得一地鸡毛,中超、中甲、中乙三线联赛新赛季全部缩水,分别只有16支球队参赛,多支球队难以为继,退出中国足坛。

三月进行的U20亚洲杯成了中国足球唯一的一抹亮色,艾菲尔丁、木塔力甫等新疆籍球员给人们带来了一丝希望。日前,国青队长艾菲尔丁租借加盟瑞典超级联赛球队米亚尔比,成为留洋新军。但与此同时,一直在中甲和中乙之间徘徊的新疆天山雪豹俱乐部,在度过了9岁生日之后,正式向职业赛场说再见了。

2月28日是新疆天山雪豹成立9周年的日子,一周之前,球队就发布了“拟退出2023赛季职业联赛”的公告。由于经营上的困难,俱乐部已经是有心无力了,尽管此后各方仍在努力挽救,希望为新疆这片热土保住职业足球的火种,但最后还是没能起死回生。

早些年的很长一段时间,新疆只有“全运会足球”,这里没有职业队,所有球员都是业余身份,参加四年一届的全运会是他们最大的目标。曾有媒体报道过新疆队队员的心酸经历,为了备战全运会他们在广东集训,坐火车回家时没有买到坐票,只能在车上硬站了49个小时。往些年,新疆队结束最后一场全运会比赛,总会有球员跪地亲吻草坪,以此告别球场。

2012年,新疆第一次试水职业足球,自治区体育局联合当地企业,组建了新疆君悦海棠队,征战当年的中乙联赛。他们主场与北京三高队的比赛,竟然有多达4万6千名球迷到场观战,创造了中乙的观赛纪录。君悦海棠队最终的成绩是北区第5,未能打进中甲资格附加赛。只打了一个赛季,这支队伍就解散了。

2013年的辽宁全运会是一个转折点,新疆男足历史性地闯进四强。隔年的2月,本土球队解散,他们转而接手湖北黄石华凯尔,借壳上场,获得了中甲的参赛资格,新疆天山雪豹俱乐部正式成立,基地设在乌鲁木齐,那支获得全运会第4名的新疆U20男足成了俱乐部的梯队。中国职业足球的版图上,立起了一个新的番号。

2014赛季,天山雪豹队的中甲元年,此时仍然是一支披着新疆外衣的湖北球队,从主教练李军,到主力球员王文华、蔡曦,再到外援维森特,都从湖北而来。而“任意球小王子”穆斯塔帕、在外漂泊多年的耶合亚、辗转浙江绿城江苏舜天等队的“天才少年”巴力,则是为数不多的本土球员代表。最终他们以第10名的成绩完成保级,外援金尼以16球穿上了当季中甲银靴。

2015年,天山雪豹队更进一步,不仅获得了中甲第8名的好成绩,还在足协杯中奉献高光时刻,第二轮他们面对当时的中超、亚冠双冠王广州恒大,90分钟内双方战成1比1,伤停补时巴西外援费利佩为新疆队赢得点球。在主场1万5千名球迷的呐喊助威声中,前江苏舜天名将达纳拉赫一蹴而就,将恒大淘汰出局。第三轮他们又战胜了天津泰达。足协杯八强,也成了新疆足球的最佳战绩。

此后的几年,一方面想培养更多本土新人,一方面又要顾及球队成绩,这让新疆天山雪豹打得颇为挣扎。

2018上半赛季,球队13轮过后仅积5分,中甲排名垫底。为了摆脱保级困境,他们从西班牙挖来了曾效力阿森纳、皇马、马竞等顶级球队的球星雷耶斯。后者也是迄今为止中国联赛名气最大的外援之一。在新疆的半个赛季,35岁高龄的雷耶斯出场14次,贡献了4粒进球5个助攻,特别是与梅州的比赛中以一脚优雅的世界波3比2绝杀对手,堪称新疆足球的又一高光时刻。

可惜的是,新疆队在赛季末遭遇了6连败,最终还是降入乙级。而雷耶斯在西域留下一抹余晖之后,于第二年6月因车祸意外身亡。

新疆职业足球也走入了下行通道,五年内四次降级,但最终都因其他球队出现经营问题,先后三次都递补留在了中甲,堪称“中甲不死鸟”。

而随着湖北老帅李军的离任,新疆队也在潜移默化中完成了本土化的进程,萨比提、迪力木拉提、耶合亚等新疆籍球员回归,南小亨、叶尔凡江、阿不都海米提等本土新秀的不断出现,天山雪豹也真正成了新疆职业足球的一面旗帜。2018年1月,阿不都海米提以5700万元的天价加盟江苏苏宁,创下了新疆球员的转会费纪录。

可惜的是,去年的第4次降级之后,这面旗帜就此倒下。中国足球出台一纸新规:连续降级的俱乐部不允许连续递补。成了压倒这支中甲不死鸟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断绝了他们征战2023中甲的希望。这对投资人和潜在投资人的打击可想而知。

在2022年之前,新疆天山雪豹有着“中国职业足球唯一不欠薪俱乐部”的美誉。有几个赛季,整体预算一度超过5000万元。2018赛季,他们甚至达到了收支平衡。然而,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自身缺乏营收能力,全靠企业输血,天山雪豹的经营也是每况愈下,2020至2022,每年的预算都被压缩到了1000万左右。而受到客观因素影响,那三年收入几乎为零,中甲俱乐部每年几十万的分红也打了水漂,每一家俱乐部都在苦苦煎熬。

他们也曾寻求过自救,包括2020年推动股改、2022年买回版权尝试双语付费直播等等,但效果都不理想。为此,只得降薪以求生存。

去年8月,由于3名球员1名工作人员总共22万元的合同纠纷,新疆天山雪豹俱乐部遭到了中国足协的处罚,禁止该赛季新注册球员登场,还被罚款20万元。“从不欠薪”的金身被打破,遭遇罚款的俱乐部运营更是雪上加霜,球队一度只有15名球员参加比赛。

如今,中国足球跌入谷底,天山雪豹队就此倒下,对于队中的新疆本土球员来说,无疑是个不小的打击。

新疆的第一位球星,还要追溯到老甲A时代,后卫帕尔哈提曾留洋哈萨克斯坦,于1995年加盟大连万达,并随队夺得当年的甲A联赛冠军,他也是新疆第一个获得联赛冠军的球员。帕尔哈提还曾入选过戚务生麾下的国奥队。

新疆堪称“足球的热土”,有着广泛的足球受众和浓烈的足球氛围。据不完全统计,这里有数十万人常年参与足球运动。以艾菲尔丁和木塔力甫的家乡喀什地区为例,全区12个县市都有全国足球特色学校,共有1005块足球场地,其中社会足球场地116块,学校足球场地889块,足球氛围远超多数经济发达城市。而拥有基数庞大且质量优良的青少年球员一直是新疆足球的特色,他们经常在U16-U19等年龄段碾压全国,2021年全运会U20组,帕尔哈提带领的队伍就获得了亚军。

尽管有着肥沃的足球土壤和天赋出色的苗子,但由于种种原因,新疆足球从青少年培训到职业化,一直没能建立成熟的培养体系。以至于进入成年阶段,新疆球员迅速落伍。直到2009年,经过鲁能足校锤炼的买提江入选了高洪波执教的国家队,才实现了国脚零的突破。

百年俱乐部不可能一蹴而就,足球体系化、职业化也不是一天能够建成的。5年之前,征战中超联赛的新疆球员还不多,能打上主力的少之又少,能够在联赛中稳定出场的只有买提江、阿布都外力、江等寥寥几人。但随着近几年来青训水平的日益提高,越来越多的新疆球员能够在中超、中甲联赛立足。

这其中,2019年开始担任新疆足协副主席的孙继海做出了不小贡献。他信奉“好教练才能培养出好球员”的理念,凭借个人的影响力对新疆青训教练团队进行了优化和扩充,将中超甚至国家队级别的教练、体能教练与运动心理专家带到了这里,帮助年轻球员成长。

从去年开始,来自新疆的青年才俊呈现井喷之势。2022赛季,国青队长艾菲尔丁为广州队出战25场,奉献1球3助攻,是年轻球员中的佼佼者;木塔力甫则为成都蓉城上场24次,打进5球;拜合拉木、买乌郎等人也都在各自球队打上了比赛。

2022年U23国足名单中,就有阿卜杜肉苏力、迪力依米提、叶力江3名球员来自新疆。今年这一人数继续攀升。本次U20亚洲杯,有7名新疆籍球员为国出征,其中艾菲尔丁更是担任队长,木塔力甫也有精彩发挥,他们帮助球队战胜了强大的沙特。新一届国奥队,新疆籍球员也有5人之多,再次创造历史新高。

但由于经济不够发达、职业球队生存堪忧,新疆足球只得走“夯实自身青训基础+供血内地职业俱乐部”的发展道路,随着天山雪豹队退出联赛舞台,无数优秀的新疆年轻球员又回到了多年以前的境地,上千人参加俱乐部梯队海选的盛况恐怕再难重现了,没有了本土职业球队作为根基,职业联赛的版图在萎缩,他们又能够走多远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