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Our Website

安迪·科尔:安迪还是安德鲁被低估还是被高估

科尔在99赛季的三冠王中起到了不小的作用,而如今他则作为球队传奇色彩出任俱乐部大使。如果看到过他在老特拉福德前两个半赛季的表现,这一切令人难以置信。

科尔在1995年1月以600万英镑的身价从纽卡斯尔联转会至曼联,让他刷新了英格兰足球的转会费纪录。但直到他效力曼联的第四个赛季,才真正开始在亚历克斯·弗格森爵士的麾下大放异彩。

直到1997-98赛季,科尔才在单赛季各项赛事完成超过20个进球。在他加盟曼联后的第一个赛季(其实只有半个赛季),他就在各项赛事打进了12球,包括对伊普斯维奇那场狂胜中的5球。但在第二个赛季科尔只进了13球,在第三个赛季更进一步下滑到7球。

受伤一定是影响他的因素,但在马克·休斯和埃里克·坎通纳离开后,曼联球迷需要更有说服力的表现。

TA问过48岁的安迪·科尔一个问题:「当你一个赛季只能进13球时,你会觉得你付出的努力配不上自己在曼联所拥有的位置?」

科尔说:「我每天都付出100%。而且我也不会寻找关于伤病的借口。在如今的足坛,一个赛季12球看起来就不错了,但对当时的我来说还不够。我完全清楚,在我来到曼联时球队对我的期望。」

「当时的助教布莱恩·基德对我说:“上赛季(在纽卡斯尔)进了41球,不错,但这还不够。”他的意思是,作为一名曼联球员,我要做的不只是进球,而球队才是全部。」

所以,为什么这个男人在布里斯托尔和纽卡斯尔联都是疯狂的进球机器,却会迷失在曼彻斯特?

「我总是想得太多,」他解释道,「我以前从来不是这样。我会顺其自然地踢完比赛。转会费对我而言形成了巨大的压力,而有时媒体的报道也成为了一种宿怨。一些关于我的报道有些太过了。令我感到恼火的是,我和克里斯·萨顿的转会费其实差不多,但媒体却没有如此针对他。」

1994-95赛季的最后一轮,曼联客战西汉姆。一场胜利将帮助球队完成三连冠,但最终曼联1-1被逼平。卢德克·米科洛斯科一次又一次的扑救让曼联错过了无数良机,而其中不少是科尔的射门。这名前锋对于这些都记忆犹新。

科尔说:「那天他(米科洛斯科)真是令人难以置信——我打中过一次立柱,但我们没有能够收获制胜球。之前那些说,曼联买下我就将拿下联赛冠军的人开始说,买下我的代价就是丢冠。这些话都影响到了我。」

「我没有买那些批评我的报纸,但我总是会听到这样的声音。我的朋友们会读,他们会因为一些对我的恶毒批评感到生气,而这些评论家们根本不知道教练到底希望我在场上做什么。」

「我对一些针对我的批评感到震惊,他们暗示我没有为曼联倾尽全力。我感觉自己让很多人失望了,但是同时在生活中的其他方面,我也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我的儿子(现年25岁的德文特·科尔,现在正为苏超球队马瑟韦尔效力)是在那之前一周出生的,但我错过了。我在他出生时没在他们身边,但我真的那一周都在医院里度过的。孩子的母亲说:“我不敢相信你在第一个孩子的出生和足球之间,选择的是足球。”

「但我其实整周都在医院。然后,我离开医院去比赛,儿子就出生了。在我所处的这个环境里,如果错过了比赛,就一定会引起周围人的皱眉。我去上班,也是为了供养我的家人们。为了我的教练、队友和球迷们,我也要做到最好。」

「没有。但是对于那些批评,他会跟我说,批评者们就算再努力,他们也是不会踢球的。这让我笑了起来。当时,我只是想去挖苦一下这些记者。我那时候还很年轻,还不会超脱这些问题。之后我稍年长一些时,这就不会干扰到我,但当时我的确年轻。」

「我们在1995-96赛季赢得了双冠王,但我的表现并不出色。我能听到球迷们的抱怨声——他们会把情绪传达给你,我明白的。」

在1996-97赛季的大部分时间里,科尔都因腿部受伤缺席,情况更糟糕了。他首发了14场比赛,打进7球。

「当我从伤病中恢复过来时,我对自己说:“如果我不能在回归后,重新开始收获进球,那我很快就不会是曼联球员了。”从那时起,我再次成为了我年轻时候的样子——一心一意。」

「我在场上开始一心一意后,真是太恐怖了。没有XX能够影响到我。我有一些小时候就认识的朋友,但是在比赛日我没有朋友——尽管他们有时会来看我的比赛,但我甚至不会与他们交谈。没有人能让我改变主意,罗伊·基恩还是爵爷也都不行。我厌倦了这些卑鄙的评论,厌倦了人们说起我时就像我不会踢球一样。」

「这是在约克来曼联之前。1998年夏天,德怀特·约克来了。我们在季前赛前去了丹麦,我知道老板当时正想签下帕特里克·克鲁伊维特。我本来是被出售的球员,但克鲁伊维特去了巴萨,所以我留下了。」

埃里克·坎通纳在之前一年突然离队。「不管有没有埃里克在球队里,我在曼联总是会有机会的,」科尔说,「如果我踢得不错,那我就会成为首发一员。」

1998年8月,德怀特·约克从阿斯顿维拉加盟球队。于是,曼联拥有了四名前锋:泰迪·谢林汉姆,奥莱·冈纳·索尔斯克亚,还有约克和科尔。

科尔在诺丁汉长大,加入阿森纳青年队,然后转会布里斯托尔。他说:「我不应该与约克一起上场……我们在几乎所有方面都是相反的。如果他是阴,那我就是阳。我们不应该,但我们还是一起上场了。人们看着我,说我不善言辞,我很阴沉。不,他们不了解我。我是比较内向,比较害羞。我并不是那种很难对付的人,但我喜欢在媒体面前玩心理游戏。」

「我把他们气个半死——从不在混合区停留,不在乎记者,我们当时必须参加一些媒体活动但我总是会躲过去。如果需要,我会离开训练场藏在汽车的后备箱里。在我看来,他们几乎要杀了我。那不仅影响了我,而且影响了我的家人。我的亲人们读了一些关于我的负面评论后,会打电话给询问我是否还顺利。我有六个姐妹,所以我要接很多电话。」

「当我开始多次坐上板凳,错过了不少重要比赛时,我就已经意识到了恐惧。我在十月份客场与南安普敦的联赛里首发,我们以3-0获胜,我、德怀特和小克鲁伊夫进球。这只是德怀特第二次和我搭档,但教练看到了一些特别的东西。」

他做到了。弗格森说:「我已经让所有前锋都和德怀特·约克一起搭档过了。无论与谁一起上场,他都将他的工作完成得很好。优秀的球员可以与任何人搭档,而德怀特在他比赛中有很多不同的特质。我必须说,我喜欢安迪·科尔的表现,这是我要追求的效果。他们似乎建立了友谊,而且互相的了解越来越深。」

「约克和我完全不同。德怀特当时是这样:“看我,我为曼联效力。我有一只漂亮的鸟和车。”我是完全相反的,我买了一辆保时捷,但由于太在意自己的形象,一年都没开这辆车。我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去联系驾驶技术,但约克从来不会这样的担心。」

曼联在1998-99赛季的欧冠小组赛中遇到了巴塞罗那。加泰罗尼亚球队冠军的最大热门,而且在百年纪念赛季的那年,欧冠决赛也将在他们的主场诺坎普举办。

哈维在老特拉福德迎来了欧战首秀,两支球队奉献了一场史诗般的3-3平局。「我坐在板凳上,希望自己能上场踢球,」科尔说,「巴萨踢着令人激动的传球配合。他们的两个进球相当精妙,但曼联坚持不懈,坚持到了比赛的最后一刻,拿下了平局。」

11月底,曼联作客诺坎普。在这两场比赛之间,曼联面对了他们死亡之组中的其他两支球队,2-2战平了拜仁慕尼黑,客场6-2,主场5-0击败布隆德比。到了作客诺坎普时,巴塞罗那必须获胜才能避免提前出局。

弗格森说:「我回想起1994年我们在诺坎普0-4失利的情况。如果我们去西班牙客场的目标是确保不输,那其实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一直怀有一个梦想,那就是让球队准备好进攻,并击败他们。」

比赛前,球员们在当时可容纳114,000人的球场高耸的看台下热身。科尔指着客队球迷看台所在的角落前的角旗杆说:「如果我得分,我会跑到那个角旗区去庆祝。」

复仇的曼联想要大举进攻,但在比赛开始刚刚一分钟就落后了。约克在第25分钟扳平比分,然后与科尔在第53分钟的精妙配合帮助曼联领先。进球后的科尔跑到角旗区,远道而来的曼联球迷涌向前排。里瓦尔多之后为巴萨扳平,但约克梅开二度帮助曼联再度领先。

在新闻发布厅里,与弗格森合作撰写自传的著名苏格兰记者休·麦克尔文尼高呼:「漂亮,漂亮,漂亮」。

最后,当时足坛最出色的两名球星里瓦尔多和路易斯·菲戈拼尽全力,然后巴西人扳平了比分,但依旧无法避免提前出局的厄运。曼联和拜仁晋级,巴萨淘汰。

四分之一决赛中,曼联击败国米。在老特拉福德的首回合比赛里,科尔和约克合作击溃了对手,帮助曼联以2-0获胜。

「现在,我开始对欧洲赛场有些期待了,」弗格森说,「我们有很大的机会一路走下去,我们的信心是一流的。」

「一切都很顺利,」科尔在21年后记忆犹新,「真是太好了。比赛让我们充满信心,球队表现出色,我感觉还非常好。我每周都会证明别人低估了我们。不过首先,我需要先向自己证明自己。」

科尔在半决赛的第二回合中得分,曼联2-0击败尤文图斯,以3-1的总比分晋级,也是1968年以来首次晋级欧冠决赛。

「我们在小组赛中对阵拜仁的比赛表现不错,所以我们很有信心,」科尔说,「但我们从未参加过决赛。我对自己决赛的表现感到非常失望。我整个赛季都表现出色,我和约克那个赛季一共共进53球。我们是那届欧冠表现最好的球队,但在诺坎普并不是这样。」

「毫无疑问,奥莱和泰迪为我们做到了。我们在之后一年也应该赢得欧冠,但雷东多不可思议的技巧阻止了我们。20多年后,我仍会为此感到沮丧。那天输球后,我差点哭了。还有就是在1997年半决赛中输给多特蒙德。我们绝对统治了比赛,但最后我们输给了他们。我们本应该不止一次赢得欧冠。我们当时是一支顶级队伍,没有人愿意与我们对抗。」

1999-00赛季,科尔再次成为曼联的最佳射手,在28场联赛里打入19球。在2月与利兹联的榜首大战中,他打进了唯一的进球,又在春天到来时打进了他代表曼联的第100球。之后,他受伤了,错过了2000年欧锦赛。

2000-01赛季,伤病继续影响着他。科尔说:「我没有他们的运气。我回来之前是支气管炎的季节,然后是第二年的肺炎。」

曼联在2001年签下了鲁德·范尼斯特鲁伊。他的到来让科尔坐到了场边替补席。

科尔解释说:「范尼到来后,阵型变成4-5-1。教练一直说:“别担心,你会得到比赛的。”但是我没有。」

「有一天,我敲了教练的门。我一直和他有着良好的关系,他在那天会面上也对我很好。我想参加2002年世界杯,但需要每周都有比赛踢。我30岁那年,还能踢出不错的表现。我告诉他,我不想坐在板凳上。我不想白拿工资。」

「有些球员很高兴签涨薪合同,但我不是其中之一。我想看看我在曼联之外的合同。我的最后一份合同会带给我一场纪念赛,但这种方式并没有实现。基恩告诉我不应该离开,说我会后悔一辈子。他是正确的,但我当时听不进去。」

「教练也告诉我,他不想让我离开。他还说我可以随心所欲地在曼联待下去,但我要自己努力工作赚钱,我从小到大都是被这么教育的。这就是我的父母从加勒比海来到英国后取得成功的方式。 」

「我爸爸先去了伦敦,然后去了伯明翰,最后去了诺丁汉。他成为一名矿工,但其实之前在牙买加,他的工作是在金斯敦的甘蔗田里收割。我去过那里,这是一个可爱的国家,也可能会变得更好。」

「在80年代矿工大罢工之时,我爸爸正在工作。在诺丁汉的时间很艰难。如果他越过纠察队员,他将被称为犹大。他没有。我父亲保护了他的家人。我的哥哥也成为了一名矿工。他想参军,但爸爸不允许。他生气了并告诉他,会让他也当矿工。」

「我记得我哥哥回家时说:“我不会越过纠察队。”我爸是一个非常安静的人,从未对罢工说过一句话,一直到今天都没有。他承担了很多责任,并坚持不懈。我妈活泼开朗,会表达自己的想法。他们就像粉笔和奶酪,但仍然在诺丁汉生活在一起。」

弗格森想尽可能多地了解他的球员,了解科尔的成长经历。「他对我说:“我知道你的状态,了解你来自哪里,并将允许你离开。”不过事后看来,我不应该让我的那种骄傲完全主导了我。」

科尔在2001年12月以800万英镑的身价转会布莱克本流浪者短暂效力。短短两个月后,他就赢得了联赛杯冠军,在面对格伦·霍德尔执教的热刺的决赛里打进了制胜球。值得一提的是,霍德尔执教英格兰时。这个赛季,他在20场比赛里打进13球,然后第二年又与德怀特·约克再次聚首。

在646场比赛与289个进球后,安德鲁·科尔于2008年11月退役——与一直流传的故事相反,科尔并不在乎被叫做安迪还是安德鲁。他为曼联打进了121个进球,在俱乐部历史射手榜上排在索尔斯克亚(127球)和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118球)之间。

在他的进球里,没有一粒点球。在韦恩·鲁尼出现之前,只有阿兰·希勒的英超进球数比他多。但是希勒没有欧战奖杯,也没有5个联赛冠军。

从那时起,科尔经历了很多事情——离婚,严重的健康问题,抑郁症。「但是现在,2020年,我可以坐在这里,说我是这一代球员中最好的前锋之一。」他笑着说道。

在各大平台关注「不懂球专栏」,我们将持续分享The Athletic「英超60星」系列文章。

原标题:《安迪·科尔:安迪还是安德鲁,被低估还是被高估丨英超60星 vol.39》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